霍州新闻网
当前位置:霍州新闻网>综合>申报万亿专项债 多地发改委全员出战

申报万亿专项债 多地发改委全员出战

2019-12-01 17:23:51 来源:霍州新闻网

时代周刊记者陈泽秀来自北京。

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全国掀起了地方政府专项债务报告的浪潮。

财政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新增地方政府债券3037亿元,完成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98.6%。其中,新增特种债券发行2129.7亿元,完成率99.1%。

随着今年地方债券发行基本完成,9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明年新发行的专项债券数量将提前发行”。根据2019年特别债券新限额的60%计算,2020年提前发行的特别债券新限额为1290亿元。

一些地方政府网站透露,自8月下旬以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已三次要求地方组织以“紧急通知”的形式申报地方政府的特别债券。到目前为止,许多地方已经完成了三批特殊债券的申报。

在各地部署专项债务申报工作时,使用了“全体人员出去争取任务”、“争分夺秒赶上进度”、“高层领导亲自抓”、“抓住政策机遇”、“窗口期”等词语。此前,安徽六安市发展改革委紧急部署特种债券后,下属的晋安区发展改革委“与全体成员开战”,仅在三天内就完成了第三批特种债券的申报。

发行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借贷的唯一合法途径,特别债券是地方基础设施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文来成分析了《时代周刊》的记者。这一领域特别债务报告的激增与当前经济增长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和不利形势有关。

“我们这边的财政资源稍差,很大一部分基础设施投资依赖于债券。目前,这方面的任务非常繁重。没有它,就像没有粮食了。”广西某地级市财政局的工作人员早些时候告诉《泰晤士报》记者。

至于各地积极申报特种债券,有人担心地方政府会虚报项目收益率或一些不符合规定的项目,以尽快获得特种债券的资金支持。文来成认为,专项债券依靠项目收入作为偿债来源,这就要求加强项目管理,确保项目的真实性和收益水平。“如果项目收入不能偿还本金和利息,就会造成违约并影响政府的信誉。我们必须做好宣言的准备工作。”

三批以上专项债务申报

公共信息显示,从8月初开始,全国各地的财政部门一直在为2020年政府债券的申报和发行做准备,比往年早了大约三个月。据山东省潍坊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报道,自8月下旬以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三份关于组织地方政府特别债券申报的“紧急通知”,全国各地特别债券申报工作加快。

其中,潍坊市分别于8月31日至9月1日、9月5日至7日和9月19日开展了三批社会事业专项债券项目,筛选出7个、15个和25个社会事业项目,第三批申请超过前两批申请总和。除社会事业外,截至10月7日,潍坊市还完成了农林水利领域第三批专项债券的申请,共评选上报24家,债券申请资金29亿元。

根据潍坊市发改委网站9月17日发布的信息,潍坊市2020年有18个项目被列入国家重大建设项目银行第一批和第二批专项债券项目。对债券专项资金的需求为28.22亿元。山东省的项目数量和资金需求排名第三和第四。

不仅潍坊,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也表示,他们坚持要求最高领导亲自抓和研究这个项目,加强项目的专业课,加班加点做好申报工作。截至9月17日,广南县已向省、州申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62.27亿元,其中第一批、第二批和第三批申报项目分别为12个、11个和28个。

在申报特殊债券项目后,一些地方积极走访国家发展改革委,试图通过审查。在报告了第一和第二批债券项目后,河北省邯郸市于9月23日又报告了114个特殊债券项目将提交第三批。9月25日,邯郸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访问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投资部,希望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注邯郸报道的项目。

访问期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办公室指出,地方政府应进一步完善项目前期程序,落实土地规划、审查和备案等程序。,巩固项目启动的基本条件,提高命中率。

今年9月,全国人大明确要求,到2020年,特殊债务的使用应扩大到10个领域,包括交通、生态环境保护、职业教育、儿童保育和养老,但不包括温室改革和土壤储存。风数据显示,2019年前7个月,地方专项债券比例最高的两个地区是棚户区和土壤储存区,分别达到37.9%和33.3%。铁路、公路、供电和供气占总量不到10%,但今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一直徘徊在较低水平,从未超过5%。

为了防止项目收入膨胀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傅惠玲在今年9月中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从早期阶段就不高。面对这种情况,中央政府将进一步增加特种债券的发行,并提前发行一些新的特种债券。据《第一财经》报道,2020年的一些特殊债券预计最早将于今年10月发行,但目前还没有关于它们是否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发行的准确信息。

发行专项债券始于2015年,主要是为了满足地方政府基础设施等公益项目的投融资需求。由于是公益项目,市场投资机构普遍认为,特殊债券的项目收益不能也不应该很高。

随着特别债券的加速发展,一些业内人士开始担忧。

国务院参赞处的专题研究人员娄红等人在8月底发表了一篇题为《更好地利用地方政府特别债券》的文章。文章指出,特种债券项目收益的真实性直接关系到特种债券的风险防范和可持续性。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希望通过提高项目收入来吸引投资,导致一些债券项目披露的高收入未实现

此外,根据前几个省发布的2018年年度审计报告,专项债务项目准备金、地方政府债券“资金”和闲置资金等项目的短缺也十分突出。

如何避免上述现象?文来成表示,国家发改委此前曾要求地方政府做好仓储项目的准备工作,如项目可行性报告、初步地质调查和初步设计。各地要做好项目库管理工作,提高项目库质量,确保资金到位后开工建设。

娄红认为,正是虚假信息披露导致了某些披露项目不真实的高回报率。他建议严格控制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同时,管理部门可以考虑将某一收益率作为专项债券对应的公益性项目内部收益率的上限和下限,指导各地合理计算项目收益率覆盖率。

经过五年的快速扩张,新的特种债券规模从2015年的959亿元跃升至2019年的2.15万亿元,快速增长。

“在此之前,发行地方债券将“上半年不发债,下半年集中发行”,这将推高特别债券的利率。提前发行新配额将有助于保持明年每月发行的债券数量大致平衡,并降低债券发行成本。”文莱成分析。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昌对《泰晤士报》表示,九月份全国人大会议的部署有明确的政策取向。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地方政府发行特别债券和恢复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之间仍然存在连锁传播问题。如何激发地方政府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积极性,突破链传动壁垒,应该是今后政策努力的重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除重印外,均受时代在线版权保护,未经书面同意,禁止重印、链接、粘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任何违反上述声明的人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如需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请联系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吉林快3 pk10两期必中 山西11选5